谈道教五戒

常有人问:怎样才算是一个道教徒?

   对此,也许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愚以为,简而言之,凡是持守三皈五戒者,就是一个道教徒。三皈者:皈依太上无极大道、皈依三十六部尊经、皈依玄中大法师也。五戒者:戒杀、戒盗、戒淫、戒妄语、戒酒也。

   凡发愿志心皈依道、经、师三宝者,表明其心中已有了道教的信仰,这是入道之门户。而五戒,则是道教对其门徒最基本的要求,是修道之基础,其他任何的修持皆是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展开的,没有信仰,就不算是个道教徒;有了信仰,但连起码的要求都做不到,也不算是个道教徒。所以我说,凡是持守三皈五戒者,就是一个道教徒;也只有持守三皈五戒者,才算是一个道教徒。

   此五戒者,乃当年太上老君西游出关时,将道德二经授予关令尹喜后,尹喜又请持身奉经之法,于是老君又传《戒经》一部,经中即讲了此五戒。因为它是根本性的戒规,故又名“积功归根五戒”。

五戒的内容与意义,相信大多数人都能理解,但好多人也许觉得,要完全遵守也是挺难的。我想,咱们道教的理想追求,象长生久视、得道成仙,有哪一样是不难的?芽正因为我们的修持能够能人所不能,其最后的果报也是能人所不能。不过,话又说回来,持戒就真的是那么难吗?

  上清灵宝天尊在《太上洞玄灵宝智慧定志通微经》中开示我们说:守戒容易违戒难。天尊说:“立身如戒,不畏天子,复不畏鬼神,何为不易?如违戒者,是人悉畏,复畏鬼神,何为不难?”戒律是道法的体现,也是世间法治的辅佐,所以守戒之人明符国法,暗合天条,无损阳功,不亏阴德,为人处世,顶天立地,心怀坦荡,正气浩然,天地鬼神尚且敬重你,复又何难之有,反之者,恰如犯了罪到处逃窜,流亡之人,逢人鬼祟,遇事慌张,你看他还容易吗?

其实,我们大部分教徒是愿意持戒的,只不过有时候对一些较为模糊的问题未能很准确地判断,故而尚存疑惑。拿第一条“戒杀生”来说,在这次律坛讲经时,就有戒子提出些问题来讨论:比方说蚊子,它叮人时,不但讨人烦,也有可能传播一些细菌病毒,那我们对蚊子是打还是不打呢?不打,它再叮人时,也许就把一些病菌传染给了别人,但要是打了,那是不是犯了戒呢?芽对这个问题,我认为这戒杀的本意乃是体现上天有好生之德,培养修行人仁爱慈悲之心的。我们的修行是为了长生,而世上所有的含灵众生也皆知趋生避死,如果为我之生而伤他之生,那又何必呢?芽甚者仅仅为了一己口腹之欲,一时心头之乐而戕生害命,则更是违道背德了,戒杀主要戒的就是这个。但这戒杀也不是迂腐的教条,道教也讲降魔卫道、扶正祛邪,张天师捉鬼、许真君斩蛟等等都是此意。当年遭遇日本军国主义侵略时,我们很多道长为了保家卫国而“一手拿香、一手拿枪”,这也是符合道法的。总之,我们要区分好为一己私利和为大众福祉这两种不同的性质,如此则无须迷惑了。当然,还不能忘了这戒杀的本意,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采取其他更为美善的方式方法作代替,毕竟杀生有伤天和。

持戒是一件很妙的事情,下面借用王常月祖师《龙门心法》里头的一个故事与大家分享:有一戒子,自云受戒后,忽遭魔难,开斋破戒,无所不为。一日,夜间梦到阴司,遭到一鬼卒的喝骂。那鬼道:“前日诏书分付,凡修道持戒之人,命终之日,许具衣冠进去。有光明者,从正门进;光小者,东角门进;无光者,革除戒名,锁械西角门外,按牌赴审。你这道人,又没有光明,一团黑气,与我一般,混充道人,快走快走。”一手执铁棍打来,戒子惊醒,明明记得,随即翻身下床,净了面手,取火焚香,大生恐惧,悲哀忏悔,痛改前非,精严不怠。忽一日梦游地府,仍系向日所游之地,见执铁锁铁棍的鬼卒跪道:“请问仙长,要到何所?芽”戒子回言:“我因云游到此,不敢惊动大王,就此回去。”那鬼卒言:“大王有例,凡有戒行光明仙长到此,须到茶厅,先请坐下,问下名号登簿,以便稽查。”戒子回言:“并无公事,不坐罢了。”随即回身,忽然出境,因向大众告知:“前游被鬼打骂,后游跪接问名,本系一心之进退,即有两样之看承,岂非一悔前非,依然本相,鬼神之道,可不怅哉!”

   持戒对于教徒个人来说非常重要,而对于我们整个教门来说,也非常重要。道由人弘,道教是靠我们每一个教徒去弘扬的,而每一个教徒的形象往往就能影响道教在信众心目中的形象。试想一想,假如我们每一个教徒都是慈悲善良,谦和有礼,处事公允,为人正直,戒行精严,人见人敬。那么还用得着我们为兴隆教法而大起尘劳吗?芽反之,如果我们的教徒一个个都不守规戒,为所欲为,无恶不作,无作不恶,名为道子,实为教蠹,后果可不堪设想。我们绝大数人既不是戒无法戒的下愚顽劣之辈,又不到戒无可戒的上品天仙境界,是中等之人,戒则修真有路,纵则进退无门,我看还是需要受一些戒,守一些戒。

道教的戒律甚多,以我愚见,既提纲挈领,又简单易行的,就持此五戒即可。凡皈依道门者,不论出家在家,均能持守五戒,那我们道教徒的整体素质就能大大提高。因此,我建议我们的道长们在收徒的时候,也一并授予三皈五戒,让新道友从一开始就能通过持戒而规范身心,约束言行,打牢修道的基础,将来大阐玄风,必缘于斯也。

(编辑整理甘棠,本文作者梁崇雄道长,系广东道教协会副秘书长,文选自来《中国道教》杂志2005第6期)

                                 文章来源:武汉长春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