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与青城山


      青城山, 古称天谷山,又称天国山。为蜀中名山,属古岷山山脉,位于川西古镇灌口(今都江堰市) 西南,距成都68公里。其山势层峦重岫,丹崖迭翠,背靠西岭白雪千仞,俯瞰川西良畴万倾 ,以其驰名中外的人文自然景观跻身联合国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之列。

 

    青城山是道教的“第五洞天 ”,也是中国道教最早的发源地之一。

    中国道教的渊源可追溯到中国上古 原始巫术、先秦方仙道及两汉黄老道。在东汉时期,早期道教的两大主要支系先后在中国的 西南方和北方兴起,这就是东汉顺帝时(126——144)由张陵在西蜀地区建立的 五斗米道(又称天师道)与东汉灵帝时(168——189)由张角在河北建立的太平 道。这两支道教均同源于黄老道,尊崇黄帝、老子,信奉神仙思想,兼杂大量巫觋方术。其 不同之处是产生于西蜀地区的五斗米道原始巫觋性质更浓;而太平道地处中原,保留了更多 的黄老道与方仙道色彩。

    据史书记 载,张陵创建五斗米道于鹤鸣山。其山位于今四川省大邑县境,与青城山同属古岷山山脉, 在古代属于广义的青城山支脉之一。《方舆胜览》说,青城山 “左连大面,右接鹤鸣 ,前临狮子,后枕大隋,诸山络绎,不一其名,要皆青城山之支峰矣。”这里所说的 “右接鹤鸣”,正是指张陵创教的鹤鸣山。张陵创教时,主要是在鹤鸣山至青城 山一带活动,因此,道教徒也称青城山为其祖庭。

    两汉时,成都平原得都江堰之水利 灌溉,成为富甲全国的“天府之土”。而青城山所在的岷山山脉处于川西平原的 西部边缘,当时是当时文化经济比较发达的汉民族与尚处较原始阶段的 “六夷、九氐 、七羌”等“西南夷”民族的交界。应该说,张陵不在文化较发达的中原地 区或成都创教,而是选择当时地处文化边缘、经济落后且民族混杂的青城山地区作为其活动 基地,这不是偶然的。

    西晋葛洪所 著《神仙传》是最早较系统记载张陵事迹的。据其中记载,张陵本为儒生,曾入太学,博通 五经,举为“贤良方正直言极谏科”,东汉明帝时曾官至江洲(今重庆市)令。 晚年时,“遂学长生之道,得黄帝九鼎丹法”。但由于其家贫,而炼丹“用 药皆糜费钱帛”,无法得遂心愿。正在无可奈何之际,“闻蜀人多纯厚,易可教 化,且多名山,乃与弟子入蜀,住鹤鸣山,著作道书二十四篇。 ”

 从以上记载看,张陵是一位 深通儒道两家的学者,曾为官吏,晚年时信奉神仙长生不死之术。这本是两汉很多知识分子 的人生经历。但张陵显然不是一般的神仙方士,他早就有创教的理想。也许是感到当时 “独尊儒术”的中原地区无法实现其抱负,所以他选择了地处文化边缘地带而又 “易可教化”的西蜀地区作为其创教传教基地。同样的原因,张陵入蜀后,很可 能是发现成都这样的大城市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上与中原发达地区已高度接轨,难以实施 “教化”,因而很快将目光转到了当时夷汉混杂的鹤鸣山——青城山 一带。

    青城山自古相传就是神仙出 没隐居之地。史载有五岳丈人宁封子、岷山真人容成公等修道于此。加之其山葱珑幽深、古 木参天、崖壁耸立、洞穴森然,被认为是仙家修炼之地。这大概是为张陵看中作为其创教基 地的重要原因之一。

    更重要的是, 青城山一带的岷山、岷江地区东汉时汉夷混杂,民智未开,颇符合张陵入蜀前所期待的那种 “蜀人多纯厚,易可教化”的创教传教条件。这里原始巫风炽盛,当地的汉夷群 众信奉一种具有本地特色的“鬼道”,敬鬼事巫,民有“鬼族”之分 ,地有“鬼城”、“鬼市”之说,巫有“鬼帅”、“ 鬼卒”之称。而其巫术仪式则有所谓的“涂炭斋”:“驴碾泥中,黄 土涂面,摘头悬柳,埏埴使熟”,十分野蛮落后。现青城山天师洞仍有降魔石,丈人峰 下仍有“誓鬼台”“鬼界牌”等遗址。

    实际上,张陵在这样的文化土壤上 创教传教颇不容易。因为他所赖以创教的基本信仰和教义是中原汉族地区流行的黄老思想与 神仙信仰,与上述本地原始巫道颇不相同。为了吸引教众,张陵用了非常高明的手段和办法 ,这就是一方面将本地“鬼道”的很多仪式融入其五斗米教教义中,让本地人民 能够接受,另一方面,则是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利用手中掌握的宗教势力;镇压原始巫师集 团(鬼帅鬼卒)的反抗,消除其影响。

   据《三国志·张鲁传》记载,张陵 之孙张鲁继承其祖、父两代事业,在汉中地区传教,“以鬼道教民,自号师君,其来学 道者初皆为鬼卒”。这里所谓的“鬼道”、 “鬼卒” 应是其祖 张陵在蜀中青城山创教时取之于当地原始巫术的称号。张陵“偷取”当地原始巫 教名称的目的,显然是要借此融入本地民风,争取民众的支持。另外,五斗米教所采用的相 当一部分仪式道术与汉地文化有异,含有浓厚的地区性巫术性质,“或禁经止价,或妄 称真道,或含气释罪,或挟道作造,或章书代德,或畏鬼带符,或制民输课,或解除墓门, 或苦妄度厄,或梦中作罪,或轻作凶佞”。东晋时释道安在《二教论》中提及的这些 “三张之鬼法” ,大多数应来自蜀中青城山地区的“鬼道”。

    但是,张陵在青城山地区的创教传 教活动引起本地巫师集团的强烈反弹与抵制也是必然的。尽管张陵创教在策略上吸收了很多 本地“鬼道”的内容,但其以黄老思想与神仙信仰为核心的五斗米教教义仍然与 原始巫术水火难容,更遑论其传教活动会大大触犯和威胁本地巫师集团的既得利益。在这里 ,五斗米教必然要与当地巫教发生难以调合的冲突,最后甚至只有用武力来决定谁是青城山 的主人。

    根据一些史料所透露出来 的情况,当时在青城山地区的确发生过五斗米教与“鬼道”之间的大规模武力冲 突。刘宋时著名道士陆修静在《道门科略》中便提到了张陵创教时青城山地区本地巫师集团 发动作乱的情形:“鬼称将军,女称夫人,导从鬼兵,军行师止”,可谓声势浩 大。而张陵则凭借其所谓“太上”所授“天师正一盟威之道”号令天 下,“置二十四治,三十六靖庐,内外道士二千四百人,下《千二百章文》万通,诛符 伐庙,杀鬼生人,荡涤宇宙,明正三五,周天匝地,不得复有淫邪之鬼。 ”

    凭借“天师正一盟威 之道”和两千四百名道士组成的“道兵”,张陵“诛符伐庙,杀鬼生 人”,取得了对“鬼兵”的全面胜利。这场“青城山”之战的胜 利奠定了中国道教的命运:在北方太平道最终因黄巾大起义被镇压而消声慝迹后,张陵却能 凭借此战奠定五斗米教的基业,从而使道教最终得以成为中国最大的本土宗教。可以说,道 教的创建是秦汉时传入成都平原的中原汉文化(黄老道)与世居于岷山山地的本地夷蛮文化 (巫觋文化)在青城山地区激烈碰撞的结果。

    从张陵至其子张盛,五斗米教势力 越来越大,漫及整个巴蜀地区。而其孙张鲁趁汉末群雄割剧之机,在汉中地区建立了五斗米 教为主体的政教合一政权。此后青城山作为道教的发源地,其道流络绎不绝。晋时有天师道 范长生隐居青城山,“岩居穴处,修道养志”,助李氏成汉立国,封为“天 地太师”。唐时睿宗女玉真公主出家为道土,于青城山筑室修真;唐末著名道士杜光庭 长期居青城,撰写了大量道书。宋时张伯端入蜀,得“青城丈人”之传而著《悟 真篇》,成为道教内丹南宗之祖。至清康熙八年,武当山道教全真道龙门派道士陈清觉至青 城山,创全真龙门丹台碧洞宗,其道统流绪于今。

   近代以来,青城道教宫观隆盛,名道辈出 。先后有彭椿仙、易心莹、傅元天等名道辈出。彭椿仙(1883——1942)于青城 宫观建设上卓有贡献,易心莹(1896——1976)是著名道教学者,著有道经多种 ,在国内外享有盛誉。傅元天(1925——1997)对当今青城山建设与道教的发展 贡献尤大,于 1992年当选为中国道教协会会长、兼任中国道教学院院长。现青城山已成为国 内外著名的观光胜地,而青城道教更成为了其最具有魅力的人文特色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