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江堰青城山民间传说丨青城山神仙洞

相传青城后山神仙洞,是武财神赵公元帅修炼的洞府。他有三个妹妹,叫金霄、银霄和碧霄,她们都修炼成了道教的女神,称为“三霄圣母”。有一天,赵公元帅奉张天师之命要去巡游天下,便让他的三妹碧霄来这里看守洞府。这碧霄,原本是青城后山苦修苦炼得道成仙的杜鹃花仙,能歌善舞,美丽动人。碧霄进入洞府后,炼出了四十八潭青幽幽的仙水,每年的二月十八那天,还要邀请青城八百里各洞府的女神仙们,聚会于洞中,她们讲经论道,吟诗唱和,还不时翩翩起舞,化溪流为琴弦,击石乳为钟鼓,好不快乐!困了就在潭中沐浴嘻戏,直到尽兴而归。

话说神仙洞外,山险林密之中有条深沟,溪水哗哗地流下,汇入味江河中。山下岸边住着一家姓李的夫妇,其夫常年采药行医,人称李药师。夫妻俩为人忠厚,婚后三年无子。一日,两人到沟中采药,涉水攀岩,到了一片杜鹃花盛开的地方,眼前光彩夺目,景色十分迷人。夫妻俩叹道:这么美的仙境,可惜无人知晓。这里一定有神仙洞府!两人便对天发誓,高声求道:“请仙人赐我香烟后代吧,愿在沟中修路架桥,造福后人!”回家后,二人夜得一梦,见花仙驾云而至道:“二位有求于我,感尔心善至诚,现将吾之两位护法童子送于你们。”说罢飘然而逝。夫妻醒来同道梦中所见,妻子顿觉腹中有孕。十月临盆生下一对双胞胎,哥哥取名金童,弟弟取名玉童。夫妻俩从此除了采药与人治病外,便进沟修路架桥,虽苦虽累,两人还是快乐不尽,并将此沟取名叫“寻仙沟”。

却说沟内住着麻龙和螃蟹二精,因兴妖作怪,被赵公元帅降伏于岩穴深潭中。这几天,得知赵公远出巡游去了,便挣脱锁链,麻龙化着一麻脸大汉,螃精化作一青脸大汉。麻龙见正在沟中修路的药师娘子美貌如仙,顿生邪念,就要去抢。蟹精一旁忙拉着麻龙说:“不可无理!你我还是改邪归正好。”麻龙不听,便向药师娘子扑来。蟹精急向药师喊道:“快把你娘子抱倒!”药师一惊,赶忙上前抱紧娘子。这时突然雷霆电闪,狂风大作,麻龙现了原形,将夫妻俩卷到山顶,恶狠地说“成全你们的真情难分吧!”夫妻俩遂化成了巨石,今称为“夫妻石”。麻龙不乐蟹精的阻挠和对药师的指点,欲进神仙洞赶走花仙称霸,自知功力不如对手,便驾起黑风离沟,下山去请高手去了。

药师夫妇化石后,蟹精可怜年幼的金童兄弟俩,将他们抱至沟中抚养,并传其武功和法术。不到几年,便练就了非凡的功夫。弟兄二人继承父母遗愿,每天在沟里修路架桥不止。一天,麻龙带着山外的旱魔回到了沟里,要霸占神仙洞府。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花仙战不过旱魔,退回洞中,旱魔不敢穷追进洞,便施放锁仙迷雾封住洞口。旱魔独霸了青城后山,在沟边垒石为穴,大炼魔火,于是后山大旱,溪河断流,瘟疫流行,饿殍遍野,百姓苦不堪言。

金童弟兄俩见麻龙和旱魔如此作恶,气愤填胸。兄弟俩不顾蟹精师父的阻拦,直奔魔穴欲扑灭魔火,却被旱魔施火烧伤,回沟向蟹精磕头哭道:“杀父害母之仇未报,今又危及后山百姓,师父与我们去决一死战吧!”蟹精道:“旱魔魔火,吾师也奈何不得。赵公元帅有金弓银箭,魔火和迷雾会迎刃而解,今藏于金鞭岩天仓宝库中,你俩去借吧。”金童道:“赵公巡游未归,又有神兵把守,如何是好?”蟹精道:“孝可感天,诚可动地。借不成就盗!”金童和玉童辞别师父便下山直奔金鞭岩去了。

却说后山天天大旱,麻龙在干沟中也受不了,想洗个澡,便腾到空中,施法降水。一刹间狂风暴雨,山洪暴发。麻龙随波逐浪而下,打了几个滚的地方,即今之“百丈滩”;从悬岩滚下顿成水帘之处,即今之“飞龙瀑布”;洗澡的水沱常被阳光映彩,今称为“五色潭”。麻龙正舒舒服服地在五色潭困水,旱魔气急败坏地赶来,大声喝道:“还不收住云雨,这岂非你我自相毁灭吗!”麻龙急忙施法断流,收住云雨。旱魔即令麻龙去守护魔火,麻龙不知是计,被魔火烤得酣睡不醒,旱魔便到山外作恶去了。

蟹精见旱魔下山,欲将魔穴封死,便上天到了女娲炼石的天门,见还剩有余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负来一巨石,横放于魔穴上(即今之“天门石”,又叫“关门石”),但魔火却分向两头,蟹精又再次负来一巨石,刚到沟口河边时,正遇旱魔归来得见,忙喷出黑烟一股冲向蟹精,蟹精一时睁不开眼睛,一松手,巨石便飞落在河边岩顶上,即今之“飞仙石”。这时只见山下金光耀眼,赵公元帅跨骑黑虎,手执铁鞭,左边金童身背金弓,腰挂银箭,右边玉童手握捆妖魔绳,从空急驰而来。原来,弟兄俩来到金鞭岩,正遇赵公元帅巡游归来,他们向赵公哭述麻龙和旱魔在后山作恶之事,恳请赵公借金弓银箭除妖,赵公一听大怒,便取出金弓银箭和捆妖魔绳,与金童弟兄俩一起赶来。赵公铁鞭一挥,喝道:“旱魔还不受死!”旱魔一见是赵公元帅,吓得坠入沟中跪地求饶,玉童忙用捆妖魔绳捆住旱魔,和蟹精一起来到魔穴,金童拉弓搭箭,射向魔火,魔火便熄灭了,见麻龙还在魔穴边酣睡不醒,弟兄俩怒气冲天,抽出开山斧,对着麻龙的头尾砍去,只听几声嚎叫,滚到沟中,顿时血肉俱化,剩下长长骨架化为栈道,即今之“麻龙栈道”。他们来到神仙洞口,只见迷雾重重,洞门紧闭,金童一箭射向洞门,山崩地响,洞门大开,两股风各向洞外扑来,一冷一热,即今称为“阴阳神风”是也。

再说那金箭射开洞门后,只见金光四射,洞中妖雾刹时散尽。兄弟俩奔入洞内,见杜鹃花仙还昏睡于今之神仙台上,忙取神潭仙水喂服,花仙立刻神爽如初,欣喜道:“护法童子功成归来,你俩勿忘人间苦难。”兄弟俩跪地叩头道:“谨尊仙师教诲,永远护我洞府。”赵公元帅进洞见妹妹无恙,便告辞出洞继续巡游去了。花仙送别出洞后,命金玉二童引神潭仙水出洞,造福于民。仙水引至一石岩处断流,花仙忙摘下项珠掷向石岩,引水而出,涓涓细水,飞花溅玉,即今之“滴珠岩”;仙水引至一大岩旁被阻,兄弟俩便用赵公所赐的金弓一扫,便成为百丈水槽,即今之“仙石涧槽”。仙水流入寻仙沟内,汇入味江河中,甘甜洌口,从此万世不枯。

花仙回洞后,将旱魔锁在洞里,由蟹精看守。和金童兄弟俩一起把洞内收拾一新,恰逢是农历二月十八,青城山八大洞、七十二小洞的众仙们都来朝贺、聚会,以后就年年不断。金童弟兄俩也把路修到了神仙洞府,入洞取仙水和焚香膜拜的人越来越多,寻仙沟、神仙洞从此就热闹起来了。他们把每年的二月十八日定为会期。到此寻仙、访古、觅幽、探奇的人,不是神仙也胜似神仙了。

杨慕文,四川都江堰市人。四川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四川省通俗文艺研究会会员、都江堰市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国家、省、市级刊物和专集发表文学作品200余篇。现任《四川省志·青城山志》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