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高道—彭老道

彭老道,生于清光绪六年(1880),逝于1984年。四川安岳云峰人。

 

本名: 彭老道

出生地: 四川安岳云峰

出生时间: 1880年

去世时间: 1984年

dot人物简介

他本姓李,后因过嗣与彭子渝,改姓彭,名雷风,号廷龙。后来又改名泽风,或泽丰。至民国16年(1927),他于成都二仙庵受戒,恢复本姓,道号真果,或号正果,又号不虚子。


dot人物经历

彭老道15岁时,未婚妻被清廷团练强奸后自杀,立志报仇,便外出拜师学艺。他最先拜的师父是本县武术名家刘妙利、王妙生,学成八式太极拳、八极拳和六合门拳。后来,他又到资中县蔡家场,拜一董姓武术家为师,学习"弹杀棍"。据说,这一棍法集勇猛于一击,非常刚劲有力。三年后手刃团练,出家为道。

约一年后,他只身一人,随缘云游。在渠县云阳道观中,彭老道巧遇高道王复阳,王亲自向他传授道家秘术、内练要旨,授与《老子道德经》、《黄帝阴符经》、《万法归宗》、《推背图》、《吕纯阳祖师太极生生神数》等道家要籍,并且为他一一详加讲解,引领他身体力行。

后王复阳又带李真果到成都二仙庵,让他潜心攻读道教经典。这期间,他对二仙庵所藏的《道藏》、《续道藏》、《道藏辑要》等典籍,反复学习,精心研讨。尤其重视《老子道德经》、《黄帝阴符经》、《张三丰无根树丹词》等道教经典,奉为修道之瑰宝。他非常重视道教丹道法术,认为道无法不显,法无道则邪,道法双修,方为正途。他把《万法归宗》一书珍藏身内,敬奉修持达10余年。

在此期间,他结识了大邑鹤鸣山张至益,两人性情相投,常在一起交流学道心得,切磋气功、武术。老道长张至益回忆说:在受戒传度期间,时值寒冬腊月,戒子们都觉寒风侵骨,不愿出门,惟李真果每天仅穿一件单衣道袍,凌晨与深夜都独自一人在室外练功,即使大雪掩地,严霜冻土,他也不惧严寒,依旧盘坐霜雪之中,不言不语,闭日内练,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坐得自己浑身冒汗水,如坐在蒸笼内一般;坐得身边的霜雪纷纷融化成一滩滩水环绕身边。

为了精益求精,彭老道和张至益又结伴去中江,拜中江老道人朱智涵(亦名朱玉才,世称"巴蜀真人",亦为海灯法师的师傅)为师,学习道教秘传武功。在朱老道的调教下,彭老道练就了一身"卧虎功"。

后有人鼓动彭老道去参加农历二月间在青羊宫设立的"金章擂台赛",这是旧成都人人皆知的花会期间"打金章"。彭老道请示教师朱智涵,能否参加?朱老道回答说,你摸到我的耳朵,便可以参加"。朱老道盘足端坐,让彭老道来摸,但任凭彭老道从那个方向出手,明明伸手便可摸到,但却次次落空。教师说:"怎么样?你连一颗绿豆都不值,何必去你强我弱,争个输赢呢?"

彭老道在成都二仙庵学道约有三年。先后学习了《黄帝内经》、《千金要方》、《肘后备急方》、《急救仙方》、《枕中书》、《华陀中藏经》、《海上仙方》、《华陀玄门内照图》、《医学增广》、《医学三字经》、《祝由十三科》、《万病一书》、《医门总诀读本》、《集成良方三百种》、《针灸大成》。同时,又广泛阅览儒家经典文献,如《大学》、《中庸》、《论语》、《孟子》、《朱子语类》、《皇极经世》、《四书味根录》等。这样一来,奠定了他儒道合一,医道同运的思想基础。

得知母亲眼瞎后,他回到家乡,让母亲同自己背靠背紧贴,暗运体内元阳真气,全力尽心为母亲治疗。连续几天,母亲的各种宿疾病痛一扫而光,连驼背也完全治愈。安排好母亲的生活,彭老道于是辞别了恩师王复阳,离开成都二仙庵,又继续云游四方。

就近而行,他遍历四川各地的名山寺观,先后到过都江堰市的青城山、新津老君山、大邑鹤鸣山、药师岩、梓潼文昌宫、江油金光洞、窦 山、绵竹武都山、三台云台观以及峨眉山、乐山。所到之处,他总是虔诚参拜,虚心地向高道大师们学习,即求玄机奥旨,并广结善缘,联络道友。

其后,又沿长江而下,途经重庆、长寿、涪陵、丰都、忠县、万县、云阳、奉节、巫山……如同一条青龙,跨过了夔门,走出巴蜀,游历南方。

在参学的过程中, 他尤其看重张三丰的著作,张三丰的《大道论》、《玄机直讲》、《玄要篇》、《无根树》、《金丹诗》、《大丹诗》等著作,一直伴随着他,成为他内修外行的经典指南。

后传异遇火龙真人,秘授彭老道以先天五龙睡功、天遁剑法及内外金丹之道。1927年(民国16年),彭老道又回二仙庵中,奉戒行特。受戒已满,律师阎永和赐其法名,恢复本姓,名真果,号彭老道,其衣钵为"信"宇辈,为全真教龙门派丹台碧洞宗弟子,龙门派二十一代传人。

后彭老道又到昆明黑龙潭隐修,正值大旱,百姓生活十分困难。当地驻军将领龙云到黑龙潭,希望彭老道,为民祈雨。彭老道回答说:"只要你想得到老百姓就好,天是有眼晴的"。果然,当晚就普降喜雨。"

龙云再次去黑龙潭,准备答谢彭老道。然而,彭老道已悄然离开了。其后,彭老道又由滇入黔,来到贵州镇远县中和山老君洞隐修。1950年12月,70高龄的彭老道,毅然报名参加修建成渝铁路。在资中县王儿溪人工滩一带施工劳动。

后彭老道回到家乡。他一年四季都是身着两件道袍,冬不加衣,夏不减少。冬寒不炉,夏热不扇。他从不卧床睡觉,都是盘腿端坐床上或凳子上。没事时唱唱:"天仙,地仙;微服上官。是功曹,执符旨,奏表言。人归天地,福寿无边。"

1958年,彭老道先后被错误地戴上"一贯道"、"历史反革命"、"杀人犯"、"现行管制分子"、"封建迷信头子"等帽子。多次惨遭毒打,头发被扯掉,胡须被扯脱,牙齿被打落,手臂被打断。

1959年,他每天仅食一餐,餐中的主要食物是南瓜叶、丝瓜叶、红苕藤、牛皮菜及柏枝、树叶、草根等。但他仍然坚持念经修道,并为周围的群众看病治病。

1960年,地方干部又一次以老人"到处乱跑,非法活动,搞一贯道"为理由,动用竹板、钢钎等。残酷地毒打这位80余岁的老人。他们强迫老人承认"罪行",要老人写"悔过书",老人被打得遍身是血。

1962年,个别干部又纠集一帮人,再次非法斗争、毒打彭老道。老人被打得遍体伤痕,头发被扯落,鲜血流淌。事后,有人问老人:"他们如此凶残地打你,你为什么不还手?”彭老道回答:"我连蚂蚁虫子都不伤害,怎么能够还手呢?这也是魔,也是冤孽啊!"

1966年,"文化大革命"的灾难降临中国,彭老道陷入更大的苦难之中。从"文革"开始,直到结束,整鳖10年的时间,他被无端戴上"一贯道”、"历史反革命"、"杀人犯"、"现行反革命"、"管制分子。、"封建迷信头子"“大骗子"等数顶 帽子,经常被关押、批斗、毒打、辱骂,多次将彭老道打得昏死过去。他们用竹板打,用布包上秤砣打,用棍棒、钢钎打。打老人的头颅,抓老人的头发,踢老人的下身。总之,横下心把老人往死处打,老人鲜血淋漓,头发抓脱,胡须也被扯落,牙齿被颗颗打落,颅骨下陷,左臂骨折断裂,令人惨不忍睹。

在一次残忍的毒打之后,他们将彭老道用绳索捆起,吊在屋梁之上,继续用棍棒、钢钎等毒打,直至认为老人已死,才扬长而去。然而,老人仍被吊在梁上,从早上10点,一直吊到深夜11点,无人问津。

老人满身伤痛,一人在家中,没有吃的,没有药物,没有任何人照顾,完全是靠着他超人的信念与非凡的内功,自已治疗着伤痛。半个月左右,老人没有出门露面,人们都认为老人这次确实被打死了。然而,老人又一次死里逃生,奇迹般地复活了。

1979年九月初九(农历),彭老道由云丰镇迁居到遂宁县三家区青山乡核桃村。并经当地政府批准,在新居成立了一个医疗点,为民众治病。彭老道还带领学生们,亲自研制了观音膏、海龙膏、紫金锭、济世仙丹、苏禾饮、六0六等20余种中成药,临床应用范围颇为广泛。

1982年2月,其学生陈俊、薛永新等把老人从三台接到成都。彭老道曾经多次与全国政协委员、省佛教协会秘书长贾题韬亲切会面,两老切磋大道,交流修道心得与经验。其后,老人还拜会了原四川省委书记、四川省政协主席杨超,得到杨主席的关心与褒扬。

1983年9月下旬,彭老道回到灌县青城山圆明宫,祖师殿,玉清宫修养。天师洞老道长江致霖,还亲自用毛笔书写了《太上玄门早坛功课经》、《太上玄门晚坛功课经》、《随堂施食科》三部道教经典,送给老人。

l984年10月23日,彭老道开始不饮食,坐床上,时而甩拳撞墙,口中喊叫:“造孽,造孽。”至30日,彭老道嘱其侄孙女,给他煮二个鸭蛋,彭老道吃了鸭蛋,几个时辰后无疾而终,结束了他动荡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