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碑气象,元气淋漓——徐悲鸿书法欣赏!

徐悲鸿(1895年7月19日-1953年9月26日),原名徐寿康,江苏宜兴屺亭镇人,中国现代画家、美术教育家,中国现代美术的奠基者,与张书旗、柳子谷三人被称为画坛的“金陵三杰”。

 

 

  作为康有为的入室弟子,他不仅在绘画方面取得了杰出的成就,而且在书法上也颇有建树,成绩卓然。徐悲鸿的书法从它的理念来源、审美内涵,精神取向,价值意义等多方面分析,对于我们今天的书家都是很有启迪意义的。

 

 

  徐悲鸿先生对于书法艺术一向极为重视,他谈书法不同一般迂阔之论,他深入浅出、平易近人地将书法比作“音乐”之美、“金石”之声。

 

 

  真名家之语总是言简意赅,只言片语便能点到事情的本质。徐悲鸿先生在《〈积玉桥字〉跋》中开篇即言:“天下有简单事,而为愚人制成复杂,愈远愈失去益远者,中国书法其一端已。”他的这句话就是具有这样的作用。在该文末尾,悲鸿先生还有一语也非常好,“古人并无‘笔’,更无今日之所谓‘法’”。不拘于法乃为至法,这句话很多学书法的人都知道,可在书法实践中能悟出个中玄机的恐不多见。但愿悲鸿先生短短的几句话,能对当代书法爱好者乃至书法家们产生积极的指导意义。

 

 

  谈到徐悲鸿的书法艺术,当代著名美术评论家陈传席认为,徐书为近代第一。这也反映了徐悲鸿书法在当代很有研究的价值意义。陈认为其书有“篆籀气,很高古”。

 

 

  徐先生在欣赏商周甲骨、钟鼎文字与汉魏碑志、造像字体的同时,还重视学习唐宋墨迹、阁帖及明人草书。他尤其喜欢倪元璐、王铎、傅山等人的行、草书。常称赞说“倪元璐字格调最高”,“王铎草书是怀素后第一人”。

 

 

  在我们这个时代,很多书家画家都汲汲于拜师投门,而完全失去了艺术家本该有的独立的思想,踵人履辙,不以为耻。更有投得一门永不思出者,这是一个艺术失去独立人格的体现。

 

 

  徐悲鸿在年轻的时候拜在康有为的门下,按理他的身上应该明显留下康有为的碑风痕迹,可我们检阅徐书,好像完全没有。这就是徐悲鸿,一个善于独立思考,意从己出的大师作风,这也是我们这个时代徐悲鸿的人格精神意义的价值所在!

 

 

  别人看我是荒谬,我看自己是绝伦。

——徐悲鸿

 

 

  学艺之道无它,锻炼意志第一。

——徐悲鸿

 

 

  道在日新,艺亦须日新,新者生机也;不新则死。

——徐悲鸿

 

 

  尽精微、致广大。

——徐悲鸿

 

 

  每个人的一生都应该给后代留下一些高尚有益的东西。

——徐悲鸿

 

 

  我的座右铭是: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

——徐悲鸿